Xyiiixia

已认证知名专业冷cp爱好家x一夏

记个脑洞

半夜突然想起来这个脑洞emmmm
现代
养成(?)
历史老师洋×学生瑶
父亲洋×儿砸瑶(×)
领养关系(?)准确来说是被委托照顾当然是给钱的哇
混混模样的巨年轻历史老师www而且还是年级长什么的很萌啊
被领养回来一副弱弱的胆怯模样的瑶×
洋的日常:吃糖上课宠瑶瑶
甜腻腻的日常

领养回来的瑶已经是金光瑶而不是孟瑶了。也就是说此时的瑶表面一副好欺负的模样实际心里算盘打的啪啪响你还拿他没办法emm
心疼一下我瑶qwq
咳咳日常互坑互怼少不了!

此时的瑶已经是被私下认回金家了,并不是金光善良心痛了啊这渣是不存在的
而是他儿砸意外他居然有个弟弟在孤儿院受苦???虽然觉得有点不大舒服但是正受党的光辉(???)感染的金子轩表示这弟弟怎么也得给他弄出孤儿院吧
然后不情愿托人去找人收养并表示只要嘴能守住给多少钱都可以

————————

脑洞到此为止
想法是好的可惜我不写

博多豚骨拉面团(澄瑶)

(因为发完会很紧张所以短时间我是不会看乐乎哒如果有评论的话不能及时回复很抱歉)

看博多豚骨拉面团后突然的脑洞
咳懒得取标题就干脆这样啦
林林可爱!!!
没有修,小学生文笔(注意注意)
ooc:)
真的ooc!!!
没问题的话请继续(o-ω-)

















在这个压力大的城市生存不容易,且不说就业问题,就说最令人恐惧的事——这个城市杀手的人口占百分之二。

杀人放火就在自己生活的城市听起来很惊悚但时间久了人们也习惯了,他们心底里哪会有什么“这些人多残忍啊”之类的想法,他们担心的不过是下个会不会就是自己。

不过是人类的本性罢了。求生欲望与心中的恐惧终究是输给了贪婪。

就算是濒临崩溃也绝不离开。

江澄抬眼看了眼笑意盈盈的“少女”,面无表情地道:“杀手小姐,那你可以离开了?”

内心多了分酸涩。

大概是一个月前,去便利店买了些东西回来的江澄在自家沙发上看见了一个长发披肩的“少女”正兴致勃勃看着正在播放的恋爱电视剧,嘴里还嘀嘀咕咕地吐槽着不合理的地方。

他不大想承认,这个人可爱极了。

在这城市,发生了什么事都不奇怪。而且江澄也不是那种遇事就哇哇大叫那种,暗自把惊讶抑制住,用警惕的目光扫视着他。

那人见他回来了,噙着温柔的笑看着他,微微眯着的眸子里似乎有星星。

江澄冷哼一声,道:“这位小姐,你是?”想也不用想,必定是来者不善。

他的笑不变,反而愈发灿烂,衬得他这个不速之客在江澄的心里竟是有了几分好感。不过也仅仅是几分罢了。

“我是杀手,有人让我来杀你,还有,我可不是女孩子。”入耳是温软的男音。

当然话还没说完,江澄瞳孔一缩,反射性一拳就打下。对方意思再不明确不过,他就是要杀了他。

求生欲望驱使他使劲了所有的力气。

不反抗,死的就是自己。

对方毕竟是杀手,反应也是极快,一边缓慢地解释,一边稳稳拦住了他的动作。

看着瘦弱,力气倒是很大。

他笑着道:“别误会,我可不是来杀你,我是来保护你的。”

“哈?”江澄紧皱着眉,一拳就冲那白皙的脸庞下去,用了十足的力气。

正常人在此时哪里还有什么怜爱之心。

不过被躲开了,砸中了软绵绵的沙发,只是还是觉得有些疼。

“江澄先生,不必这样。那死老头不给钱,还说我不干呀,就让别人替我。这活我倒是不在意,不过钱嘛……”这个穿着女装的杀手先生笑得愈发灿烂。当然,尽管说话不紧不慢,他的目光还是仅仅盯着江澄。稍不注意,疼的就是自己了。

在这个充满欺骗杀戮的城市,没有人会随便相信一个人,更何况是一个闯进自己家的杀手。若是他说服不了江澄,他不相信他也理解,反正他就是要保护他。

可以说是他的倔强吧。

他没想到的是,这个资料上写着“脾气不好”“暴躁”的人却是冷着张脸默默关了电视,心平气和坐在了他对面。

“你叫什么名字?”江澄盯着他。

“啊……金光瑶,我叫金光瑶。”

他笑着,笑容似乎就长在他脸上一般。

令人很不舒服。

江澄把一时着急扔在地上的东西捡起放在茶几上,一边沏茶一边问道:“把具体详情告诉我,不要撒谎。”

金光瑶一愣,摁在沙发上的手指轻轻颤了一下。他温声道:“我说的自然是事实了。我的雇主,那死老头,你应该知道是谁,不给钱还找借口说什么让我杀了你。哎,我不愿啊,就找了别人。我还就偏不了,就要保护你。当然,他出钱了就另说吧。”

一开始江澄的脸色还有所缓和,听了最后一句,又变得冷峻起来。他冷冷看着金光瑶,启唇道:“我不需要,请你走吧。”

他伸出一只手指指了指门。

金光瑶却是孩子气地回道:“我偏不。”当然,他的脸上还是带着那温和的笑容。

真是该死地令人讨厌!

金光瑶看来是赖这儿不走了。对方是职业杀手,自己毕竟不是干这个的,那是绝对打不过他呢,赶他走更是天方夜谭。倒不如让他留下保护自己,顺便看看这家伙有没有别的企图。江澄脾气也不好,干脆眼不看心不烦,索性抛下人跑去房间锁了处理公务去了。

关上门不久,就听到电视打开的声音,接着又是嘈杂的对话,对方似乎良心发现怕打扰了他,调小了声,贴着门才能听到模模糊糊的对话声还有那恶心死人的充满了欢快气息的主题曲。江澄从来不看恋爱相关的电视剧,准确来说是,他根本不看电视剧。

等江澄开锁打开门时夜幕已经降临了,难得的周末再过上几小时也就结束了。客厅的灯没有打开,电视剧还在播着,只是“少女”在躺在沙发上进入了梦乡。

哪怕是在睡梦中都带着缠绵意味的笑意。
江澄能想象到这男人穿着充满青春气息的短裙,在黑夜中温和地笑着,用软绵的语气和人对话,在对方松懈瞬间,被这人面带微笑送去了黄泉路上。

真是让人头皮发麻。

最终结果是,江澄输了。他还是鬼使神差让金光瑶住了下去。

是的,让这个不知底细自称“杀手”还要保护他的家伙。

就这样过了好几天,江澄竟是觉得这样的日子倒也不错。金光瑶每天闲着没事,就看恋爱电视剧,做做饭,在厨艺这方面他倒是挺不错的,两人的口味也合得上,都爱吃辣。

“我说,你为什么要当杀手?”在一个暖洋洋的午后,江澄突然开口道。

金光瑶坐在窗边,阳光撒进来,他的长发似乎镀了层金。他轻笑着道:“能因为什么?每个人来到这个城市,不都是因为想要钱?杀手赚钱更快嘛……”

金光瑶的眼前浮起两个人,一个是笑得无暇的少女,一个是一脸温柔的妇女。

“我想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他笑容有些真切,暖暖的就如阳光。

江澄没有什么反应。

他孑然一身,没有什么人能让他保护了。魏无羡有蓝忘机,姐姐又有那金孔雀,金凌吧,有他们就足够了。而且他连保护自己都做不到。

“换我问你啦,你是为什么要到这个城市呢?”金光瑶看着他,那笑意直达眼底。

江澄“啪嗒”一声把笔记本合上,面无表情道:“寻找目标。”

金光瑶一愣,若有所思点点头,笑意不变,看向过了广告时间的电视。电视屏幕上,一男一女行走在学校教学楼的走廊。很普通,又很令人羡慕。

时间其实过得很快,只要你能习惯。转眼间,两个星期过去了

江澄欺骗了金光瑶,把金光瑶骗出门去,自己却跑去了情报贩子那里。

他得知了,金光瑶要保护的人是谁。一个是他的母亲孟诗,一个是他的妹妹秦愫。他的原名不叫“金光瑶”,而是“孟瑶”。他的父亲是市长金光善,竟是那金孔雀同父异母的弟弟。说难听点了,就是金光善在外面的一个私生子。

回到了家,打开门,入眼就是那温和的笑。他无法从金光瑶的眼中捕捉到丝毫暖意。

他温声道:“你还是骗了我。”

江澄摇摇头,不知为什么却向眼前这个和自己毫无关系的男人辩解道:“我只是出去买个东西而已。”

金光瑶没有回复他,而是自顾自打开了门,江澄这才看到有一个男子嘴被胶带封住,双手双脚用麻绳紧紧捆住。

他笑眯眯着说:“不过没关系啦,我抓到他了。”

江澄扯了扯嘴角,露出再难看不过的笑,笑意却又渐渐淡了。他面无表情道:“杀手小姐,那你可以离开了。”

这样患得患失的话,他不要。

爱情是场追逐游戏,谁先停下了脚步,先付出了爱付出了真心,那么输的就是他,他将受到无尽的折磨。

他不要。

他承认相处的这些天里虽然不长,他却开始对这个人产生了好感,再这样下去,就会渐渐变成喜欢。

这个人他喜欢不起。

江澄有时候是一个冷静的可怕的男人。

“江澄……?”金光瑶的笑意竟是僵了僵,不过,他很快又恢复了。

“我明白了。这人,你要如何处置?”金光瑶笑意盈盈,抬起头看着他。

气氛有些微妙,江澄觉得,就是空气都令人难熬。

“放了吧。”江澄冷冷道。

他攥紧了拳头冷冷看着笑得灿烂的“少女”,却又艰难地移开目光无力地松开。

不想再陷入了。

金光瑶亦是如此。

他把人的绳子麻利地解开,胶带一丝,而江澄也配合地倚在门上,留出一个出口。他狠狠推了男人一把,道:“告诉那个死老头,快给钱!”

说着狠厉的话,脸上却还是带着温和的笑意,语气更是温软。

看着男人慌忙的背影在转角处消失,他抬眸笑意盈盈看着江澄,温声道:“就此别过了。”

两人的目光撞在一起。

这次他的笑直达眼底,哪怕如今已是晚上,没了那暖洋洋的阳光,也是那么温暖。

他拍了拍灰尘,几级楼梯几级楼梯的跃下,轻快极了,倒也不顾自己正穿着的短裙。

最后,金光瑶失去了他要保护的人。

一个是他最爱的母亲,一个是他最爱的妹妹。他看着她们以那种不堪的样子出现在街边的大屏幕上,眼泪控制不住地滚落。

他终于明白江澄为什么来到城市了。

寻找目标。

是的,寻找目标。

他的笑容就像长在脸上呀,泪水流下却还是面带微笑。

那个混蛋……

他喃喃道:“我要杀了他们。”

end.

关于温瑶的一个脑洞

晚上看小说的时候突发奇想!!!

一直觉得对于瑶瑶的动机温总是早有察觉只是不甚在意
其实当时瑶瑶也是有几分侥幸

若是当时温总不仅有所察觉并且有所防备
早已做好了准备,用了障眼法
在射日之征结束后化为少年时的模样在深山老林修养

而瑶瑶有所察觉只是不说
然后几年后瑶瑶当上了仙督温总也修养好了
就以少年的状态来到金家和瑶瑶酱酱酿酿
无事就与薛洋扯淡闲聊搞事掀摊

在有温总的帮助下
自然也不会有观音庙一幕了吧

咳改图。(ᖛ Δ ᖜ)
图一改图,图二原图,图三原图作者。
这么丧病的改图肯定不是我噫。是我的朋友槿末emm。